盼望中國的急救醫學院

賈大成

從1983年進入北京市急救站,至今我已從事院前急救和科普工作將近40個春秋。很多同事退休后,都在家含飴弄孫、頤養天年,可我退休后,反而干得更加起勁,感覺渾身有使不完的力氣。雖然因年齡增長,一些親朋好友不想讓我再東奔西走,但這都擋不住我,公益講座、網絡互動、寫書出書、上電視拍視頻……我一直在盡自己所能救人和教人救人,這已經成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一個遺憾萌生夢想

2008年5月12日的下午五點多,我外出講完課,剛坐上公共汽車,一位小伙子跟我說,四川汶川地震了!我一驚,問多少級?他說,大約8級。我脫口而出:“完了完了,毀滅性地震!”回家上網一查,汶川果然發生了大地震。

我馬上給單位領導打電話,說:“汶川地震了,咱們肯定得去人,如果去的話,別忘了我!”領導在電話里答應了??墒堑诙煲豢措娨?,救護車用火車拉著,他們已經出發了。我又給領導打電話,“怎么沒叫我???”領導說:“你都退休了,都多大歲數了,還是不去為好?!?/p>

于是我又給北京市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韓陸打電話:“地震了,紅會去不去???如果紅會去,別忘了叫我??!”韓陸說,第一批人馬都已經走了,等第二批吧。等到第二批的時候又說:“你去不了了,飛機已經滿員了,等第三批吧?!蔽艺f:“行!”等到第三批,韓陸說:“現在已經進入防疫階段了,你還去什么呀?”

當時,我每天都會看各種新聞報道,尤其當發現有的廢墟生還者被救出來了,但不一會兒人就死了,或者是高位截癱了,心里就特別難受。我坐不住,就跟救援隊聯系,告誡大家,一定注意擠壓綜合征和脊柱脊髓損傷的發生!我說:“救援隊員必須要經過專業培訓才能施救,否則人救出來了,反而活不了了!”

擠壓綜合征是指四肢的肌肉受到長時間壓迫,破裂的肌細胞會釋放鉀離子,突然解除壓迫后,鉀離子迅速隨血流進入循環,直接抑制心跳,導致心臟驟停;此外,肌肉的肌紅蛋白釋放出來,堵住腎小管,導致急性腎功能衰竭。應該怎么救?解除壓迫之前,應該先輸堿性藥,固定傷肢,冷敷,減壓……

沒能參加汶川地震的救援,是我人生中特別遺憾的一件事。在災害發生、導致重大人身傷害的時候,人們多么迫切地希望能多救出生命??!作為一名急救人,我真希望自己能在現場。有太多時候我感到很多人的心特別好,但在關鍵時候不懂急救知識,周圍又沒有醫生,就可能造成更大的傷害。這件事更堅定了我的決心,要讓大家學會自救互救。因此,我心里就萌生出一個更大的夢想。

中國需要急救醫學院

院前急救是現代急救醫學中無可替代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醫療陣地的最前沿,是挽救生命的主戰場,是急救戰線的特種兵,是抗擊死神的突擊隊,是生命健康的守護神,往往也是最后一道防線。據統計,70%的急癥都發生在家庭,25%發生在其他場合,僅有5%發生在醫院。因此,醫院以外的及時救治,從某種意義上說更為重要。

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見到中國建立一所急救醫學院,讓更多的人學急救,接受科學的醫學培訓。這個醫學院應該有多層次成體系的急救醫學培訓,涵蓋現代急救系統的三個部分,即院前急救、急診科救治和危重病監護病房(ICU、CCU等)救治。按照我的設想,急救醫學院至少應該承擔以下工作。

開設急救醫學本科教育課程,包括院前急救醫學專業、急診醫學專業、危重病醫學專業,并可分別設置本科、碩士、博士不同層次的學歷、學位教育。還可以設立從事院前急救的急救員培訓,以及對廣大公眾的急救科普。

擴大院前急救專業培訓的范圍。狹義的院前急救,是由院前急救的專門機構——急救中心來承擔的;廣義的院前急救,應包括除急救中心和醫院以外的社區醫療衛生服務中心、門診部、衛生所、醫務室、保健室、鄉村診所、一級醫院等醫療機構,急救醫學院應把對這些人員的培訓納入教學體系,這樣將大大增加院前救治的成功率。

開設院前急救職業培訓系統??梢葬槍Σ煌巳?,為公眾常年系統開設基礎急救知識講座。根據發達國家的經驗,高危行業、服務行業的工作人員,如警察、消防員、火車飛機上的乘務員,以及從事危險工作行業的人員,如冶煉化工廠的工人,都要學習急救知識,具備必要的急救技能,每1~2年進行復訓和考核,并以法律的形式確立下來。在美國、日本等一些國家,所有需要院前急救的患者中,大約只有1/10的病例交由專業醫生處理。這些國家的救護員很多都是接受過培訓的警察或消防員,他們完全可以成為院前急救重要的后備力量。

急救應是全民必修課

長久以來,我國一直比較忽視全民性自救互救教育。心肺復蘇的普及率和成功率,以及AED(自動體外除顫器)的安裝率和使用率,標志著一個國家的醫學發展水平,也標志著這個國家的經濟發達程度、城市管理水平、社會協調能力以及政府對民生的重視程度,已經成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城市乃至一個單位現代文明程度的標志之一。我特別欣慰地看到,心肺復蘇和急救知識已經開始走進我國的中小學課堂,全國各地也加快了安裝和普及使用AED的步伐。這些可喜的變化是過去很難想象的。

急救,絕不僅僅是專業急救醫療機構的工作,更是全社會每一個部門每一個成員的責任和義務。

學習和掌握急救知識,不僅可以使人對醫學有積極、正確、科學、理智的認識,更重要的是可使人對生命有更加深刻的感悟,更加熱愛生活,善待生命,促進社會的和諧、文明、進步!

在此,我再次發出呼吁,希望政府和全社會把具有國際視野的急救普及教育列為全民終身教育的必修課。作為中國醫師協會健康傳播工作委員會急救科普學組的負責人,我希望跟社會各界志同道合的人們一起,完成時代賦予的使命:傳播公共急救理念,普及基本急救知識,教授實用急救技能,提高全民急救水平,助力健康中國行動?。ㄟB載29,完。本專欄由本報記者李珍玉采訪整理。)▲

调教chinese体育生潮喷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