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變異毒株拉姆達可能比德爾塔還“兇險”

受訪專家:武漢大學醫學部基礎醫學院病毒學研究所教授 楊占秋

本報記者  張 健  徐文婷  □本報駐秘魯特約記者 孟可心

新冠病毒變異毒株德爾塔(Delta)來勢洶洶,已將全球疫情推上新一輪高峰。與此同時,另一個危險正在成形——拉姆達(Lambda)毒株。為防患于未然,我們不得不提高警惕。

41國出現拉姆達

2020年8月,秘魯出現了一種新冠病毒變異毒株C.37,后被世界衛生組織命名為拉姆達。今年6月,世界衛生組織將拉姆達添加到“待觀察突變株(VOI)”名單中,這意味著它是可引起社區傳播,或在多國發現的變異毒株。

秘魯《公言報》8月7日疫情信息顯示,秘魯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超過212.4萬,累計死亡達19.68萬人,是全球新冠肺炎死亡率最高的國家。秘魯衛生部國家衛生研究所(INS)分析今年1~6月的2579份樣本后發現,秘魯的新冠病毒變體主要是拉姆達,占到了70.3%。還有數據顯示,今年4月以來,該國報告的新增確診病例中,有81%感染的是拉姆達。

INS流行病學家萊利·索拉警告說,秘魯是否會發生第三波疫情取決于人們的行為。索拉里敦促民眾在公共場所戴口罩,并強調“接種疫苗后就不再需要口罩”的想法是錯誤的。近期,秘魯衛生部還批準了一項計劃,以應對可能到來的第三波疫情,還在各地增加病床數量及醫用氧氣儲備等。

秘魯鄰國智利也遭到了拉姆達的入侵,感染該變種的患者占新增病例的1/3左右。目前,拉姆達已蔓延至全球41個國家和地區,除南美地區外,美國、加拿大、德國、西班牙、以色列、英國、津巴布韋和日本等國均報告了拉姆達感染病例。

五種變異株,一個比一個強

目前,世界衛生組織已確定5種主要新冠變異毒株。起初,它們命名復雜,不僅難讀、難記,還容易誤報。經過數月斟酌,世界衛生組織于5月31日宣布,按照變異株公布的先后順序,以希臘字母順序命名,簡化名稱的同時也避免了對最早檢測或通報病毒國家的污名化和歧視。

2020年9月在英國最早被發現的變異病毒B.1.1.7被命名為阿爾法(Alpha),該變異病毒傳播能力比原始毒株高70%左右。這是最早引起人們關注,也是最早以 “一己之力”影響全球疫情的突變株。在2020年5月南非采集的樣品中,科學家發現了B.1.351,后被命名為貝塔(Beta),它雖然未引起大范圍擴散,卻是已知突變中免疫逃逸程度最高的。P.1發現于2020年11月巴西采集到的樣品,后被命名為伽馬(Gamma),該毒株同時存在傳播速度快與免疫逃逸的風險。如今被國人熟知的德爾塔,即B.1.617.2,最早于2020年10月在印度樣品中發現。相對之前傳播最快的阿爾法,德爾塔的傳播力還要高150%,此外,它還具有病毒載量高、可能存在免疫逃逸等特點。

與上述“前輩”相比,拉姆達更值得警惕。7月28日,日本東京大學發表的一項研究表明,拉姆達不僅具有高度感染性,還能抵抗疫苗誘導的中和抗體,導致其免疫逃逸能力增強,這兩個特征使拉姆達有可能超越德爾塔成為新的“毒王”。該研究作者強調,未來拉姆達可能引發大規模疫情,人類應當做好應對準備。

若控制不住可能產生更糟糕的毒株

“新冠病毒的廣泛傳播,使突變時時刻刻都在發生?!蔽錆h大學醫學部基礎醫學院病毒學研究所教授楊占秋表示,未來可能出現更多變異毒株。

拉姆達的傳播速度加快、感染人數更多,符合病毒的突變規律,其致命性是否增加,還需要進一步觀察。楊占秋解釋,新冠肺炎死亡率不僅與病毒特性有關,還受當地醫療水平影響。病毒傳播能力增強,感染人數增多,尤其感染了有基礎疾病的人群,可能導致死亡率上升;而醫療水平低、防控不到位也會加劇病毒傳播,使其進一步發生變異,導致病毒致命性增強。

需要注意的是,免疫逃逸和病毒突變無關,有些病毒即使沒有突變,也具有免疫逃逸作用。拉姆達免疫逃逸強,說明它更有可能逃逸免疫細胞的識別。通過接種疫苗建立群體免疫屏障,是目前唯一的有效應對措施。當地時間8月5日,美國國家過敏癥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福奇也表示,如果不能控制新冠病毒的傳播,且大部分人仍拒絕接種疫苗,可能會出現更糟糕的變體及衍生傳染病?!白龊米晕曳雷o就可以不打疫苗”的觀點是錯誤的。

“新冠病毒短時間內不會消亡,甚至可能長期與人類共存?!睏钫记锉硎?,新冠病毒的傳播力、致命性會下降,最終可能成為像流感一樣的常見病毒。也就是說,隨著人群免疫力增強,感染新冠病毒后可能不發病,或癥狀很輕微。他強調,未來我們要像防控流感一樣做好周期性防控,尤其在冬春季等病毒容易傳播的季節,更要戴好口罩、少聚集、勤洗手?!?/p>

调教chinese体育生潮喷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