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應從本國溯病毒之源!疫情前夕周邊早已暴發神秘肺炎

●德堡多次發生病毒泄漏事件,疫情前夕周邊早已暴發神秘肺炎

(《生命時報》第1535期報紙頭版)

受訪專家: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 王義桅

武漢大學醫學部基礎醫學院病毒學研究所教授 楊占秋

本報記者 高 陽 張 健 □本報駐俄羅斯特派記者 張曉東 □本報駐美國特約記者 林 日

日前,中國政府嚴詞拒絕由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提出的新冠病毒第二階段溯源,將“中國違反實驗室規程造成病毒泄漏”這個假設作為研究重點,是世衛秘書處單方面提出,并未經過成員國一致同意。緊接著,8月2日,美國國會眾議院有關議員迅速拋出由該國情報機構完成的所謂“新冠病毒溯源報告”更新版,再次兜售既不可信又不科學的“中國實驗室泄漏論”。俄羅斯科學院院士、國家杜馬議員根納季·奧尼先科對此評價說,美國的新版報告缺乏原始數據,沒有法律效力,只能說是虛構的幻想小說。

在眼下德爾塔毒株快速蔓延全球的嚴峻形勢下,美國還在設法污蔑中國,不僅激起中國民眾的不滿,也受到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8月2日當天,世界上100多個國家和地區300多個政黨、社會組織和智庫向世衛秘書處提交《聯合聲明》,強調國際社會需加強抗疫合作,呼吁世衛組織客觀公正地開展新冠溯源研究,堅決反對將溯源問題政治化。在國際社交媒體上,網民們則對美國避而不談自身早期病例和生物實驗室問題表示強烈不滿。民意調查中,超八成網民呼吁徹查具有重大嫌疑的美國德特里克堡實驗室,還世界一個真相。

早在2008年,被稱為“冠狀病毒之父”的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流行病學系教授拉爾夫·巴里克就在《美國科學院院刊》上發表過一篇論文,文中詳細記錄了他和團隊從頭設計、合成并激活SARS樣冠狀病毒的方法,當時被不少媒體以“美國科學家實驗室成功重建非典病毒”做了報道。檢索巴里克的研究成果時還發現,在他的多項授權專利發明人中,都出現了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的研究人員。例如美國專利檢索系統中的一項專利,將美國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的人員列為共同發明人,這種做法更利于隱蔽式的分享專利,使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的工作人員在今后的病毒制備中不必再為此支付專利費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7月30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美國一直污蔑武漢病毒研究所開展的冠狀病毒研究引發新冠肺炎,但實際上美國才是全球此類研究最大的資助者和實施者。特別是北卡羅來納大學巴里克團隊是此類研究的權威,早就具備極其成熟的冠狀病毒合成及改造能力,只要調查巴里克團隊及其實驗室,完全可以澄清對冠狀病毒的研究會不會產生新冠病毒。

德特里克堡實驗室起始于1943年,是美國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也是美國生物化學武器研發基地。它位于馬里蘭州弗雷德里克縣,占地約5300公頃,擁有近600棟建筑,屬軍事管制區域,戒備森嚴,綿延幾公里的鐵絲網將其與外界隔開。該機構擁有從生物安全一級到四級的實驗室,其中的四級實驗室,是美國國防部管理的唯一具備四級生物安全防護水準的最高防護研究實驗室,實驗人員需強制性地穿戴獨立供氧的正壓全身防護裝,處理或研究致命微生物,包括霉菌、病菌或病毒。

德特里克堡實驗室過去曾多次參與生化武器研究,在美國當地的口碑一直較負面。例如,美國《政治》雜志透露,1954年,肯塔基州一名監獄醫生隔離了7名黑人囚犯,連續77天給他們雙倍、3倍和4倍劑量的麥角酸二乙基酰胺(一種麻醉藥)。沒人知道受害者后來怎么樣了,這是美國中央情報局秘密計劃的一部分,旨在開發一種控制思想的方法。

《巴爾的摩太陽報》報道稱,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有令人生畏的過去,科學家們試圖開發生化武器,其中包括一個秘密的中央情報局精神控制計劃,即用飛機將感染黃熱病的蚊子扔到敵人身上,以及各種“骯臟的把戲”。多年來該實驗室儲存了世界上最致命的一些物質,從埃博拉病毒、神經毒氣到炭疽熱病菌。早在1989年,帶有埃博拉病毒的猴子進入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由于研究人員疏忽造成病毒泄漏,引發當地民眾恐慌。這里還發生過致癌物污染地下水、炭疽孢子泄漏等事件。

新冠疫情暴發前夕,德堡周邊出現神秘肺炎

2019年6月,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在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進行實地考察時,發現其生物安全三級和四級實驗室的操作程序與標準存在偏差,可能危害實驗室工作人員的安全。7月,CDC又發現該實驗室沒有足夠的系統對生物安全三級和四級實驗室操作產生的廢水進行凈化處理,于是正式下發關閉令。但是,關閉的真實原因究竟是什么,CDC以“涉嫌國家安全”為由拒絕透露。

同樣在2019年7月,弗吉尼亞州發生神秘的不明原因呼吸系統疾病,威斯康星州暴發大規?!半娮訜熂膊 ?,靠近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的兩家養老院出現不明原因肺炎。根據多名醫生的描述,這些患者的癥狀與新冠肺炎癥狀幾乎沒有差別,且無法得知致病原因。2020年3月,時任CDC主任的羅伯特·雷德菲爾德在一次國會聽證會上公開承認,2019年美國出現的部分流感死亡病例,實際上感染的可能就是新冠病毒。

有媒體報道,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經過整修已于2020年4月重新開放,并投入了對新冠病毒的研究。但是,這一消息在美國軍方和CDC發布的新聞中并未明確表態,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很多媒體都對這種操作頗感困惑。自新冠疫情暴發以來,不少網友在谷歌地圖上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的位置留言,對其與新冠病毒的關系發出疑問,但始終未有回應。

其實,早有多項來自歐洲機構的研究表明,在武漢暴發疫情之前,新冠病毒在其他國家可能已經不知不覺傳播了數周,甚至數月。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最近的一項研究表明,早在2019年12月,新冠肺炎病毒可能就在美國傳播了。英美媒體近日報道稱,意大利和荷蘭的兩個實驗室對少量在新冠疫情暴發前采集的血液樣本進行重新檢測,發現了通常在新冠病毒感染者體內出現的抗體,美國《世界新聞網》認為,其傳播源可追溯到美國德特里克堡驗室。趙立堅則表示,如果美國真的“透明、負責”,就應該盡快公布2019年10月美國派往武漢參加軍運會的軍人運動員到底得的是什么???

武漢大學醫學部基礎醫學院病毒學研究所教授楊占秋告訴《生命時報》記者,美國在合成病毒這方面無疑具備全球最頂尖的實力。當然,沒有哪個科學家會把合成病毒故意投放到自然界去傳播,這是違反科學倫理的,但如果實驗室管理混亂,確實有可能使病毒泄露到自然界中。

國際上要求徹查德堡的呼聲越來越高

由于美方一直沒有對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的相關問題進行回應,愛好和平、維護正義的政要、學者、民眾要求美國接受病毒溯源調查的呼聲越來越高,呼吁世衛組織徹查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的民意也越來越強烈。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刊發評論文章《誰在害怕調查德特里克堡》稱,德特里克堡實驗室臭名昭著,其安全問題由來已久,對這一設施進行調查合情合理。俄羅斯“自由媒體”網站還梳理了美國疫情暴發時間線,指出德特里克堡實驗室在新冠疫情暴發前關閉并不是巧合。

英國《金融時報》援引多名美國官員的話說,美國政府重提“實驗室泄漏論”,是迫于國內政治壓力需要在涉華問題上展現強硬立場,美國情報機構的信息根本無法支持他們得出任何確定性結論。

歐洲媒體《現代外交》刊發巴基斯坦國立科技大學教授扎米爾·阿萬的文章稱,德特里克堡實驗室謎團重重,早該接受調查,但美方始終沉默,世衛組織應該站出來,對其展開調查。

《韓國時報》和《今日日本》也刊發評論文章批評病毒溯源政治化,指出新冠病毒可能早在2019年12月就在美國傳播,如有必要在全球發起對病毒源頭的新追蹤,那么首要目標應該是美國,而不是中國。烏茲別克斯坦日報新聞網、馬爾代夫“馬爾代夫新聞網”等也紛紛發聲表達類似觀點。

就連美國自己的媒體都認為應該調查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美國《紐約時報》前駐外記者、布朗大學沃森國際和公共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斯蒂芬·金澤表示,德特里克堡實驗室有“黑歷史”,曾與731部隊石井四郎合作,對該實驗室進行深入調查“會非常引人關注”?!恫ㄊ款D環球報》刊文指出,國際社會要求調查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的呼聲不斷高漲,美國既不回應國際關切,也不采取任何調查行動,仿佛閉口不談就能撇清關系,顯得自己很“干凈”。

《環球時報》7月17日發起聯署簽名活動,截止8月7日零時結束,要求世衛組織就新冠病毒溯源和實驗室安全性問題調查美國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的簽名人數超過2500萬。8月5日,菲律賓多位學者也發起請愿活動,促請世衛組織調查美國德特里克堡實驗室。菲律賓《世界日報》等多家媒體此前就發文強調,世衛專家應響應中國網民要求,推動美方開放德特里克堡實驗室進行溯源調查。一家智庫公布的自7月30日發起的網絡調查顯示,在YouTube、推特、臉書等國際社交平臺上,使用英語、西班牙語、法語、阿拉伯語、俄語和漢語的網民中,83.1%支持對美國進行新冠病毒溯源調查。

譚德塞“改口”,美國“甩鍋”,背后有政治目的

回望歷史上發生的多次疫情可以看出,最早報告病例的國家和病毒來源地之間往往沒有必然聯系,如一戰期間大暴發的西班牙流感實際上始于美國。去年以來,中國在國內疫情防控任務十分繁重的情況下,兩次邀請世界衛生組織專家來華開展病毒溯源,最終于2021年3月30日得出《世衛組織召集的SARS-Cov-2全球溯源研究:中國部分》研究報告。由多國、多學科專家組成的團隊評估認為,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不是疫情的發源地;調查其他國家的潛在早期傳播“是重要的”。醫學期刊《柳葉刀》前不久刊發的24位醫學專家聯合聲明也批駁所謂“實驗室泄漏論”,強調“新冠病毒是在自然界進化的”。面對這些事實,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卻表示,世衛中國考察組否認實驗室泄漏病毒的結論是“過早推斷”,呼吁進行第二階段新冠病毒溯源工作,包括對武漢市所有實驗室和市場進行審計。

“譚德塞曾多次呼吁不要將科學政治化,但世衛組織出面進行病毒溯源調查,本身就把病毒溯源的科學問題政治化了?!睏钫记镎f,病毒溯源工作應該首先由各國專家自己負責,例如中國研究中國新冠病毒的起源,歐洲研究歐洲新冠病毒的來源,美國溯源美國新冠病毒;在弄清楚各自病毒起源后,再通過國際交流合作項目或項目協調小組,找尋新冠病毒的共同規律。世衛組織當前最要緊的,應該是發揮其作為全球公共衛生行政機構的作用,集中精力組織全球抗疫。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王義桅接受《生命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在病毒溯源方面,譚德塞的“改口”,與美方施加壓力等因素不無關系。而美國之所以花費力氣為中國扣上“病毒源頭”的帽子,其實有三方面的意圖:

一是想“把水攪渾”,借機掩飾德特里克堡實驗室的問題。實際上,美國是世界上最有能力、最有可能制造病毒的國家。

二是敗壞中國名聲。美國堅持“實驗室泄漏論”,搞疫情污名化、病毒標簽化,目的就是借溯源發動一場對中國的“道德十字軍東征”,敗壞中國形象,并轉移其國內抗疫不力的壓力。自疫情暴發以來,去年11月美國平均單日確診病例超10萬例,今年1月初達到約25萬例的峰值。根據世衛組織數據,截至北京時間8月6日,美國累計確診病例和死亡病例數為全球最多,累計確診超過3500萬例,死亡近61萬例。

三是政客借此賺取政治資本。一方面一些美國政客借疫情溯源,推進國內一些議程,他們覺得“拿中國說事兒,國內就有一定的共識”。另一方面,一些政客通過“拿捏”中國可以撈取政治資本,為明年中期選舉攢噱頭。

兩位專家表示,病毒溯源是科學問題,必須堅持科學性原則,科學的結論應該來自于科學的研究,任何對科學精神的偏離都是對全人類生命健康的不負責任。正如多國《聯合聲明》中提到的那樣,病毒溯源是世界各國的共同義務,世衛組織應當客觀公正地開展全球新冠病毒溯源研究,堅決反對將溯源問題政治化?!?/p>

调教chinese体育生潮喷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