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慢耐力弱、平衡差易摔跤、交流少多抑郁……聽力不好拖累全身

受訪專家:北京醫院耳鼻咽喉科主任醫師 宋海濤

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耳鼻喉科主任醫師 曾祥麗

本報記者 張 芳

聽力下降,其實不只關乎耳朵?!睹绹t學會雜志·網絡開放版》近期刊發的一項新研究顯示,與聽力正常的老年人相比,聽力障礙者的身體機能衰退更明顯,下降速度也更快。

走得慢、走不遠、平衡差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彭博公共衛生學院分析了近3000名老年人的數據,其中1/3的人聽力正常,40%有輕度聽力障礙(聽力損失程度為26~40分貝),23%存在中度聽力障礙(聽力損失41~60分貝),4%為嚴重聽力障礙患者(聽力損失超過60分貝)。經對比發現,聽力障礙越嚴重,身體機能得分越低;與聽力正常的人相比,聽力受損者在短期內身體機能的衰退速度也更快,主要表現為步行耐力更弱、走路速度更慢、平衡能力更差。

研究人員采用2分鐘步行法測試耐力。數據顯示,與聽力正常的同齡人相比,輕度聽力障礙者行走距離平均減少了2.1米,中度聽力障礙者減少了2.81米,重度患者則少走了5.31米。

步速測試中,老人被要求步行4米。結果發現,聽力損失每增加10分貝,走路速度就會降低0.6米/分鐘。

研究人員設計了3種站姿,即雙腳并攏站立、錯開雙腳站立(后腳的腳尖緊貼前腳的腳腹側)、雙腳前后呈一條直線站立,用于測試平衡力,每個姿勢保持10秒為滿分。聽力正常的參試者中,低平衡得分的僅占19.3%,而這一數字在重度聽力障礙患者中為45.5%。

聽力損失是一種警示

針對上述研究結果,北京醫院耳鼻咽喉科主任醫師宋海濤認為,應從不同角度進行解釋。因為聽力損失與身體機能下降之間,有些表現為因果關系,有些則是相伴關系。

聽力損失對行動狀態的最直接影響是平衡障礙。內耳由耳蝸和前庭器官組成,其中前庭主要負責平衡。如果聽力下降是內耳損傷所致,且傷及前庭,就會出現平衡障礙。

目前沒有證據表明走路慢與聽力下降之間存在直接的因果關系,僅能從其他角度進行推斷。比如,雙耳聽力不好,走路時有了心理顧慮,速度自然就會變慢;在排除前庭問題的前提下,一側聽力不好可能造成聽覺不平衡,同樣來自正前方的聲音,聽力損失一側接收到的聲音更小,以致聲源定位能力下降,進而影響到步速。

耐力變差與聽力損失的關系,更像同種原因導致的伴隨表現。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耳鼻喉科主任醫師曾祥麗解釋說,諸如高血壓、糖尿病、部分自身免疫性疾病等都可能引發血管病變。內耳血供脆弱,一旦在疾病影響下出現彈性下降、供血障礙等問題,就會導致聽力下降。當這一表現與基礎疾病造成的身體機能下降同時出現,就會看到研究中呈現的結果。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研究人員認為,聽力和身體機能之間的關聯,也與認知減退有關?!奥牎笔侨藗儷@取信息的重要途徑,如果因聽力障礙導致生活空間縮小,出現社會孤立感,就可能間接影響身體機能。

心理及認知受損不容忽視

宋海濤強調,聽力損失對認知與心理層面的傷害,更應引起重視。聽覺受損者與外界交流的機會減少,很多人的世界是孤獨的,仿佛他人的一切都與其無關。這必然會對認知及心理產生不良影響,比如,對各種不如意的事變得異常敏感,產生抵觸情緒,當不如意事件被無限放大,可導致抑郁、焦慮等多種心理問題。已被證實的心理及認知影響,至少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記憶力下降?!独夏赆t學國際》雜志刊發的一項針對日本人2016年生活狀況的調查分析顯示,聽障患者戶外活動的受限比例,遠高于沒有聽力損失的人;存在心理困擾者占39.7%,高于普通人的19.3%。此外,聽力障礙患者出現記憶力下降的占37.7%,而沒有聽力障礙的人中僅為5.2%。

抑郁。美國國家耳聾和其他交流障礙研究所調查發現,在自述有聽力損失的成年人(18~69歲)中,30%以上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癥。對此,英國曼徹斯特大學教授皮爾斯·道斯解釋說,聽力受損者在與人交流時,會因為強迫自己“跟上”他人的交談而壓力倍增。別人在高談闊論,自己卻無法確認聽到的內容是否正確,不敢貿然參與其中,難免會產生孤立感。若遠離社交,雖然可以避免這種壓力,但也可能因為孤獨導致抑郁風險升高。

癡呆癥。2020年7月,一項針對2051名老年人的研究顯示,與沒有感官障礙的人相比,有聽力和視力障礙的老人,患上癡呆癥的風險高出86%。而在此前,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研究也發現,聽力越差,患老年癡呆癥的風險越高,即使排除了年齡及其他影響因素,那些聽力輕度減退的人,發展為老年癡呆癥的幾率仍為聽力正常者的近兩倍;中度聽力喪失的人,患老年癡呆癥的幾率高3倍;嚴重聽力喪失者,則會高出5倍。整體而言,達到輕度聽力損失程度的人,損失值每增加10分貝,罹患老年癡呆癥的風險就會升高20%。

前所未有的挑戰

人的聽力會隨年齡增長而發生變化。正常情況下,自出生到青少年期,聽力敏感度一直處于較高水平;成年后出現緩慢下降,每10年就會下降幾個分貝,從高頻聲音開始;老年后,聽力下降速度有所加快,但對日常交談和生活不會造成明顯影響。

曾祥麗表示,受外界因素影響,國人的聽力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戰。2016年,全國聽力障礙與耳病調查顯示,我國有15.84%的人患有聽力障礙,其中患致殘性聽力障礙,即中度以上聽力障礙者占到總人口的5.17%。若以14億人口計算,我國聽力障礙患者已超過2億。但調查同時發現,耳病患者中,接受過耳科檢查的只有27.56%。

宋海濤介紹,聽力障礙患者的構成也有了新變化。年齡上,雖然患者仍以老人為主,但年輕人占比明顯增加,這可能與年輕人壓力過大、經常熬夜、總戴耳機等有關;病癥類型上,中耳炎較過去少了,內耳疾病卻多了,臨床常見突發性耳聾、老年性耳聾、藥物致聾等,噪聲導致的聽力下降也越來越多。

無論是從維護聽力出發,或是為了減緩身體機能衰退、降低心理及認知疾病風險,人們都應盡快行動起來。大部分聽力障礙都是可防可治的。新生兒的先天缺陷,可通過專業篩查及早發現,并予以干預康復;年輕人注意遠離風險因素,能夠防止不正常聽力下降,如規律作息不熬夜、減少用耳機的頻率、科學使用耳機(包括耳機音量不超過最大音量的60%,連續使用耳機時間少于60分鐘,少在嘈雜環境下用耳機等);老年人切不可忽視聽力下降問題,若降速太快應及時就醫查明原因,有些情況可通過干預恢復;常在噪音環境下工作的人,最好每20~30分鐘離開一會兒,避免長時間受其干擾。

曾祥麗強調,老年人如果確診聽力障礙,須在醫生指導下配用助聽器。聽覺器官會“用進廢退”,越早使用助聽器,越有助減輕其功能退化的損失。美國圣路易斯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的一項研究表明,存在聽力損失的老年人,在使用助聽器后,平衡能力得到有效改善;2018年11月發表在《公共衛生雜志》上的一篇文章也指出,大量數據表明,使用助聽器除了有助解決“聽不到”的問題,還能有效改善心理狀態,預防抑郁癥等精神疾病?!?/p>

调教chinese体育生潮喷video